◎記者 丁文玲 報導【原文刊於2007/11/8 時報資訊】

邁入五十歲、事業有成、生活穩定,但上一次和上大學的孩子促膝長談,是什麼時候的事?龍應台坦承她面對下一代,飽受挫折、為難也傷痕累累。她又哭又笑地說:「我真的被修理得好慘!」這是一個台灣母親的真實心聲,也是外界不熟悉的龍應台。

龍應台將自己與長子安德烈近四年來的卅六封「家書」,結集出版《親愛的安德烈》,出版社特別為這對母子拍攝了一部溫馨的紀錄短片,在記者會現場播映。看完後,向來以強悍傲氣聞名的龍應台哭了。
二十一歲中德混血的安德烈是龍應台的大兒子。他生於台灣,八個月大時移居瑞士及德國,目前就讀香港大學經濟系三年級。在十三年前龍應台的《孩子你慢慢來》裡,安德烈是龍應台筆下的「安安」,一個被她形容成「有點嬰兒肥…滿頭捲髮…像個小狗熊…我可以從頭一直親到腳趾頭…可愛得要死」的小男孩。

§ 曾一天傳廿個簡訊 奪命連環扣

曾幾何時,小男孩長大了,呼風喚雨如龍應台,極度無法適應,她一走近孩子就退後,她要跟孩子聊天,竟被反問:「要談什麼?」巨大的失落感讓她頹然不知所措,直到兩人受雜誌之邀,開始以電子郵件、線上即時通信,共寫專欄,溝通終於有了溝通的起點。

新書發表會上,在香港的安德烈透過視訊,表達了他對這位超級強勢媽媽的深愛與無可奈何。

安德烈爆料,龍應台太愛打電話給孩子,也曾經一天傳過廿個簡訊給他,半夜三點還「奪命連環傳」,讓他頗為頭大,朋友們還誤以為安德烈交了位個性纏粘的女友。他透露當初之所以同意協力完成專欄,是因為他心裡想:「好吧!如果寫信,可以讓她不要再一直不停打電話給我的話,那我就寫吧!」

§ 媽媽太嚴肅認真 安德烈抓狂

安德烈甚至說,在他心裡,龍應台其實是個非常不幽默的人,太認真、太嚴肅,假使是同儕,他不太可能選擇跟龍應台做朋友,更遑論是女朋友了。

聽著兒子說自己,龍應台有時還尷尬的自言自語:「好丟臉喔!」這種真情流露與尷尬,有別於她針砭國家大事時的氣勢。

龍應台說,在兒子面前,她是一個無助且無能的母親,有時她很氣惱自己竟然如此,願意低聲下氣。但事後自己又想通:「妳是因為愛才顯得這麼無能,因為愛,才低聲下氣。」她體驗到:「做父母,得從頭學起,得放空自己。」

互動之門開啟後,安德烈終於願意對母親說出心底的話。一個美麗的夜晚,他與母親在臨海的陽台徹夜長談,接近清晨時,安德烈對他傑出的母親說:「媽,你要清楚接受一個事實,就是,你有一個極其平庸的兒子。」

§ 深夜探索之旅 母子有了連結

安德烈的坦白,讓龍應台驚訝。但母性的柔軟,也讓她告訴孩子,對她而言,他做一個華爾街的銀行家或替河馬刷牙的動物園管理員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,是孩子要從事讓自己感到快樂的工作。這場探索之旅,安德烈說「讓我跟我的母親,有了連結。」

龍應台坦言,在親子關係中她遇到的困難和無力感太多,不能成為典範,「我只希望這本人生筆記,能讓深陷在兩代困境泥淖的人,找到新方法,開啟一扇溝通之門。」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