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話裡,妳的聲音帶著有氣無力的慵懶。我知道妳又是在愛睏未睏的「夢遊狀態」了。
這下糟糕,在妳意識不清的這一刻,妳的腦袋像帶著慣性往前衝的鉛球一樣,只會越來
越加速往懶惰的方向前進,停止思考,而什麼事也別想談成。

想約妳吃頓飯,在妳離開這個城市前臨別聚一下。很可惜的是,在妳走之前,妳忙我也
來日不長。妳睏睏有點像抗議的聲音,讓我又好氣又好笑。

「幹麼講得好像以後就再也見不到的樣子?」妳咕噥。聽起來越來越想睡了。

我回答些什麼也忘了。我一向反應不太機敏,當下說不出什麼大道理。只記得最後說:
「妳還是快去睡吧...」一個好像來得太早的晚安。

後來我終於想到當時該說些什麼,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反芻後得到的漂亮答案:

人生苦短,何不在能且當行樂之刻及時?妳即將離開這個城市,以後怎能在平常日就這
樣隨意地約著跟妳吃頓飯呢?何況,再過兩個多月,我也將走得更遠,跨過整塊大陸及
海洋。然後就是一年之後了:妳也許已嫁為人婦,或是又換了個工作、搬到另一個地方,
終究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。未來的事,又怎麼說呢?

其實是不太漂亮的答案,尤其是當對著一個快昏迷的瞌睡蟲說的時候。

或許應該更簡單一些。

「見妳的理由也許是假的,但想見妳是真的。」

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