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01.jpg

網路上有些板友對她的暱稱是雷阿姨。我擔心這樣的暱稱似乎有幾抹歲月不饒人的輕嘆,
怕把當事人叫老了,因此請容我簡單地稱呼她光夏姐。

從大學時代起開始接觸光夏姐的音樂。第一首聽的便是招牌的「逝」,那時第一個念頭是
多麼溫柔好聽的聲音;不止聲音,連歌詞也是片片雲淡風輕的詩意。不同於一般的流行歌
曲,這樣的音樂給我一種校園民歌的感覺。也許單純的學生時代特別能與這種風格共鳴,
很快地我便喜歡上光夏姐的音樂。

後來知道光夏姐有在台北愛樂電台主持節目,從此有好一陣子,十點的「粉紅色森林」,
成為在研究室伴我展開一天工作的動力。光夏姐的聲音有種磁性:好像在紛亂的塵世中,
聽著這樣的聲音,就能讓你安心,相信還有一小塊不受外界風雨動搖的世外桃源。

「黑暗之光」專輯發行的時候,我正在服兵役。那時候剛結束一段短暫的感情,也剛掛階
下部隊,許多複雜的情感及壓力紛至沓來。這張專輯的適時出現,與它內頁的文案所寫的
一樣:「冷酷實境裡,溫暖的那道光」。我低聲吟誦著每一首光夏姐用心創作、並搭配著
自白文案的歌曲,就好像每首歌都有它自生自發的故事。

是的,故事。這是光夏姐的音樂給我最大的印象,以及與其他創作藝人的不同。雷光夏的
歌就是有種濃厚的文學性,聽者很容易聯想到自己人生的某個時刻、或是各種可能呼應的
畫面。她的歌是一種可以聆賞的繪本。

從初次接觸她的音樂,隔了近八個年頭,直到今天午後,在充滿思古幽情的中山堂光復廳,
我終於親臨第一場雷光夏的現場音樂會。

聽到CD裡的聲音原音重現,總是令人興奮的。光夏姐跟我想像中差不多,很有文藝氣質的
一個鄰家大姐姐,叫她阿姨真的還嫌太早了。音樂會就是很「雷光夏」的風格,創作者侃
侃而談與觀眾互動,親切輕鬆一如朋友間的聚會。「情節」、「逝」、「造字的人」、「未
來女孩」、「清晨旅行」...等等曲目,以光夏姐如說故事般的口白鬆散地貫串。最後海潮
聲起,由「黑暗之光」作了令人低迴不已的ending。整場音樂會中,回憶如同被打開的音
樂盒般,源源不絕湧出。

在這次音樂會中,光夏姐也演唱了她新創作的兩首歌曲,令人期待下一張專輯的誕生。

正式安可曲目「我的80年代」演出前,伴奏小樂團的手風琴手阿基,還特別在光夏姐的「首
肯」之下,獻上一段精彩的口技表演,令全場觀眾捧腹叫絕!我想這真是即興的神來一筆:
雷氏風格不盡然全是淡淡感傷的音樂詩,還包括能教人欣賞生活樂趣的幽默!

感謝光夏姐與她的朋友們帶來的一個美好週日午後。「好好照顧這美妙的幾分鐘,然後道別。」

summer02.jpg


(圖片來源:台北藝術節官方網站)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