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語的"居酒屋"叫"IZAKAYA",老是想把這個詞記起來,卻老是忘記。

外表痞痞、卻非常熱心活潑的東大同學矢田君,應我們要求,帶咱們去居
酒屋見識見識。多虧了矢田同學,不然光靠我們幾個日語不怎麼通的異鄉
客,沒辦法有這種體驗道地日本生活的機會。

居酒屋其實就是日本傳統的小酒館。不過它擁有半開放式的隔間設計、與
昏黃柔和的燈光;雖然四周嘈雜喧囂,卻能營造出一種隱密溫馨的感覺。
這裡真適合三兩好友談心說笑、消磨上一整晚,避開喧擾的塵世。
來到這裡,很難不喝酒。矢田君直接先來一大杯生啤酒─對他來說只是開
胃暖身用。他很努力地用破破的英文,為我們解釋菜單上五花八門的調酒
─茶調酒、果汁調酒、汽水調酒、酒調酒,真是什麼飲料都可以和酒混在
一起了。我的第一杯就點了烏龍茶調酒。

有酒,當然缺不了下酒菜。矢田君酷愛辣辣的韓式醬菜,我們則喜歡奶油
烤馬鈴薯、炸雞肉(類似台灣的鹽酥雞)、蒜泥生烏賊切片、叉燒肉片...
呃,還有人點了名聞遐邇的納豆想開開眼界。每道小菜份量都不多卻精緻,
單項價錢也不算貴(約兩三百圓左右),就是要吸引客人不停點、不停聊,
好個愉快悠閒的夜晚。

矢田君還推薦我們日本清酒,並指名要熱熱的燒酒。清酒有種淡淡的香氣,
我覺得不太有味道,但一小杯就讓我嗆得咳嗽,熱熱地下肚非常過癮。

兩大杯調酒,加上兩三小盞清酒,我已經有種飄飄然的感覺了。不只是因
為暢飲,也為了日本友人的盛情!京都的第一晚,也是我們與矢田同學的
最後一晚了,誰曉得以後是否能再相見呢?幾天以後,所隔不僅是山岳,
而是重洋了。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