鴨川畔的京都最是繁華。尤其在四條通與鴨川交會的大橋上,人來人
往。靠東山的橋頭一端,華麗的祇園南座(日本現存最古老、且仍持續
演出中的藝妓劇場)就俯瞰著人潮。人潮中,穿和服走過的男男女女點
綴著,傳統與現代在此毫不突兀地兼容並蓄。

鴨川畔的京都卻也最是清閒。四條通與鴨川交會的大橋旁,有路直下
至川上的堤岸。堤岸將這段鴨川分成了兩部份,靠內的一側水淺流緩,
許多小孩直接光了腳跳上跳下;而我,也入境隨俗,脫了鞋捲起褲管,
坐在堤上享受這盛夏中難得的清涼。
許多人也三三兩兩地坐在堤邊。他們對橋上熙來攘往的人群來說是風
景,橋上熙來攘往的人群對他們來說也是風景。

臨河的居酒屋,靠著清淺的一側都架起了騰空於水面上的陽台。有這
種"納涼床"的居酒屋,客人能邊暢飲邊賞河邊風光,不論興緻與價位
比起不臨河的同行都高貴了許多。

華燈初上,堤岸更成了情侶依偎的天堂。河畔居酒屋的燈火紛紛在灰
藍的夜幕中點起,映著水面波痕起伏。我們享受不起高貴的居酒屋納
涼床,於是乾脆用最學生的方式:到便利商店買了飲料與零食,坐在
堤旁野餐。

月明星稀,不知不覺在談興中,月影已逐漸西斜。

鴨川之夜,如夢似幻。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