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F6309.JPG

Internship at the Royal Observatory Greenwich, 7 June - 9 July, 2010

A natural history museum is really two museums, and when you're in one of them,
you can hardly imagine the other.

-- Carl Zimmer


那個夏日我來到了時間之丘,在天文台展開五周的實習工作。

雖稱為天文台,其實現在她已成為一間博物館。歲月的碎片沉澱在磚牆的每個角落,有如它們被
天文台裡成千上百的鐘給捕捉了似的。嘎吱作響的木頭地板是拉開每天早晨序曲的樂器,還有那
迴盪著登登足音、通往閣樓的螺旋鐵梯。當我踏在它們上頭,很難不聯想兩百年來的皇家天文學
家 (Astronomer Royal),以及他們的賓客,是否也曾這樣留下足音?

而今天這座天文台早已功成身退,退出天文學研究前沿的舞台了。她的角色轉換,不再應付支持
科學家的需求,而轉向面對大眾。如今,在這進進出出的不是天文學家,而是一大群喧鬧的觀光
客、校外參訪的學生,以及手牽手的小朋友。

當然還是有在作研究的人 -- 不過他們研究的目標從天上落入了人間。除了星空和大海,他們的
眼光更注意過往的幽靈。那些幽靈藏在建築的每一個角落,在每一篇書籍殘頁、每一座無言的儀
器、每一幅畫像上流連。如果你用心聽,除了觀光客的喧嘩外,你會聽到它們喃喃的低語。

每次我在閱覽室埋首工作時,總是很容易被那漂亮的穹頂引得分心。當抬頭讚嘆那壯麗的圓頂設
計時,才驚覺這本來是一座天文台的圓頂 -- 它原本是能開啟的。而我現在坐的位置,原本該是
一座望遠鏡,星空下有個守夜者抬頭以管窺天。現在它變成舒服漂亮的閱覽室,書架就嵌在環形
的牆壁上,汗牛充棟。再加上中央的大圓桌,以及四周許多扇圓窗的自然採光,整體精緻而典雅。
這簡直是一間我夢想中的書房。從觀測室變化成閱覽室,我只想到「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類之
盛」這句讚嘆詞。

這是一個神奇的地方,我想。

一座永恆的時間之丘。

DSCF6382.JPG

DSCF6396.JPG


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