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都產的陶瓷器在日本是有名的。來到了三年阪,不能不帶件清水燒
回去。

沿著狹小古意的石階拾級而下,兩邊盡是矮小的老店,令人眼花撩亂
的陶瓷器成堆羅列在屋簷底。隨意闖進一間"松韻堂",殷勤的歐巴桑
走近招呼,不知道待客的熱情、還是一連串的日語,哪個比較令人難
招架?我無奈地用英文解釋我不是日本人。她問我來自哪裡,我則請
教她哪些是用作清酒的酒瓶?
正當我著迷於其中一組小巧可愛的水藍色酒瓶與酒杯時,一個看起來
高大憨厚的年輕人,意外地以我熟悉的語言與我攀談。原來他是店主
人,那位歐巴桑是他母親。他用生硬卻清楚的中文介紹說,這裡有些
陶器是他的作品,包括我喜歡的那組水藍色酒瓶。

我不是伯樂,不過看得出來他非常高興自己的作品有人賞識:在成堆
陶瓷器中,獨獨看中了他的創作。

結帳時幫他與他的母親照了張相,當作一次難得機緣的紀念。當然,
還有那組水藍色酒瓶與酒杯,現在就放在我的案頭,也待著有緣人對
酌的那一天。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