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余,本名余孟勤,哲學系學生,初登場時為研一。

無論從什麼角度看,大余都是這群聯大精英中的佼佼者。他深得師長企重,考
研究院時,先生們是全體投票通過錄取;在同儕間也深具威望,品學兼優,人
人都得豎起姆指「此,我校之千里駒也!」。在茶館的那次聚會,小童介紹大
伙給一年級兩位新生認識,薛令超便說「我們早知道余孟勤。」小童的回答甚
妙:「你們光知道名字。至於這三個字後頭有多少智慧,還夠你知道半天的呢
!」一語道破大余在聯大的地位。
而在所有登場的學生中,也只有大余一開始就是研究院一年級,資歷最長,好
像生來便是要扮學長這個角色似的。他是保護學術風氣運動的發起人,也領導
學生支援戰時後方急救工作,幹得有聲有色。「領袖群倫」這個讚詞,大余當
之無愧。這個領袖,可是道德、學問、實務上三重的。

但是,大余也是個不討喜的角色。同樣是模範生,大余不像伍寶笙一樣圓融。
他嚴以律己,卻也嚴以待人。雖說他本性是良善的,與朋友來往亦直爽,但嫉
惡如仇的態度有時卻太激烈,正直到近乎刻求。大余是聰明人,有些觀念卻頑
固得不知變通。小童說得好:「畫余孟勤很簡單,一把尺就夠了,全是方的。」
他的學問與勤勉令人景仰,但晚輩的那份景仰中卻含著敬畏的成份。「余聖人」
這個稱乎是讚美,但我看來卻也是種批評。跟聖人作朋友,絕對是件很累的事
吧?

大余這樣追求完美的肅殺個性,卻不巧與天真單純的藺燕梅配上了。燕梅愛大余,
是起於對大余學問的景仰,大余呢,也是努力地想扮演好園丁,將燕梅這朵集三
千寵愛於一身的蓓蕾栽培成長。燕梅是有潛力與資質的,不幸大余的嚴厲卻大大
壓抑了這朵嬌柔的玫瑰,兩人卻又不面對現實,越陷越深,相愛卻沒有帶來快樂。
伍寶笙、史宣文等旁觀者是看得清楚的,可惜這一切需當事的兩人親身體會醒悟,
遂有一連串的波折與悲劇。

大余很好,燕梅也很好,但這兩人就是不適合對方。大余也許在很多方面都是資
優生,但顯然在人際關係上有缺陷,愛情這一門學分更肯定是零分。

不過,大余也很幸運,失去燕梅後,終於能正視自身的問題而有所成長,並發現
一直在旁默默支持他的寶笙。

大余和寶笙接吻的那一幕,可說是故事末的最高潮:

「這封信的事,伍寶笙再也未敢提起過。她諱莫如深的。一下子看見了,臉上飛
紅起來,雙頰燒得火熱,她伸手就搶,一下子被余孟勤把她的手捉住。
 她軟了,手便抽不回來,余孟勤兩眼詢問式的看了她,把她看得低下頭去。
他便吻在她手上。她抽回手來,余孟勤便偎上她圓滑的肩頭。
 她便躲他了,她低得幾乎聽不出來那樣說:『這是什麼意思,我真生氣了!』
 『真生氣了?』他也輕輕地說:『妳說過,我憑三寸不爛之舌,什麼女孩子
說不得她心轉?我要不要試試?』
『什麼時候學得這麼輕狂喲!這個人!』她說。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 『不是輕狂。』他試著用手攬了她:『是實心人,口笨。』
 伍寶笙忙著閃躲,她斥責他:『你!你!瘋了!叫人看見!』
 他早吻在鬢邊,聽見這話,就說:『沒有人。』便吻在唇上。」(P.605)

熟知大余個性的讀者,此刻很難不拍手叫好!這個以往拘謹嚴肅的余聖人,愛情
EQ方面的B段班學生,終於開竅了!這也許是呆板的余聖人最經典也最可愛的一
幕了。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