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希慧,外文系學生,初登場時為大三。

無疑地,凌希慧是鋒芒畢露,不論在才幹上或個性上。我們看作者怎麼描述她
的登場:

「這時門上一響,不等回答進來了一個人,身形瘦瘦的,短短的頭髮,布衣裳,
可是一片聰明神氣就從兩個眸子裏向人逼射出來。」(P.67)

這個場景本來是伍寶笙、史宣文等一群女生聚在寢室裡玩牌兼閒聊。精明的凌
希慧,靠著橋牌這遊戲在書中第一次小露她的才華。原本史宣文和伍寶笙對家
搭的,先前輸了一場,凌希慧換下伍寶笙後,出手便見不凡。原本對手的沈氏
姐妹還沒留神在聊八卦閒嗑牙呢:
「『打牌不打?』凌希慧說:『一天到晚好看不好看的!』這時沈蒹才發現凌
希慧的這一局已是贏定了。」(P.68)

這個口齒逼人的凌希慧,在這群女生中顯出她的特別。在眾人的談話中,她常
心直口快地指出事情的重點,一針見血。她又專愛找口齒上討巧的人拌嘴,因
此和小童等古靈精怪之流在舌鋒上是棋逢敵手。她的才思敏捷不只表現於嘴上,
也露於筆下:課餘,她在一家通訊社作記者,能把這群聯大學生的生活點滴,
寫成眾人傳誦的報導文章。

映襯於藺燕梅的嬌柔、伍寶笙的雍容,及大部份她們那群聯大女生的「小姐氣
息」,凌希慧是顯得陽剛的,這註定她要有不同於一般人的際遇:輟學事件。
那次驚天動地的意外中,凌希慧為了不屈服叔父的安排出嫁,決心休學至緬甸
工作,獨立生活。在聯大的舞台上消失了一段時間,多令人惋惜這樣鮮活的角
色就這樣不見了,也不得佩服她的堅強!

就連她的再度登場,也是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:

「這軍裝的人走到藺燕梅身後,站住了不走。甚至從她肩上偏過頭來看她的臉。
她心慌的要命。只有低了頭生氣。因為手裏的工作丟不下。人又擠。若是偏過
頭來看看是誰,必致碰到這陌生人的鼻子。她想『怎麼也沒有一個同學在這兒
問問他要什麼?』
 這時候人家的手伸到她肩上,把她扳了過來,問她:『怎麼站著就睡著了?
看都不看我一眼?』藺燕梅驚得直叫了起來!
 余孟勤聽見了。抬頭看見她被一個闖進來的人拖住。大怒起來。便丟下筆走
過來。還不等他趕到。三個人一齊大笑了。
 『凌希慧!』藺燕梅的聲音還沒有恢復過來:『你把我魂兒都嚇掉了!』」(P.366)

這幕怎不令人驚喜呢!戰亂流離,堅強的凌希慧又回來和大伙重聚了!經過這
一年半載的歷練,豪爽的個性不減,更添瀟灑了。像她說的「我空身去,現在
又空身回來了!在緬甸我本來有許多東西的。打起仗來,興奮得很,東跑西跑,
誰耐煩帶?全扔了。這一套軍裝可要留著。而且將來畢了業,還要作新聞記者。
有了像這次在仰光這樣作隨軍記者的機會,還是作隨軍記者。」

這真是女中豪傑了!以今日的眼光,或許會招來「男人婆」、「女強人」之譏,
但凌希慧這樣,絕對是不讓鬚眉的才女!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