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F6416.JPG

我在倫敦的新居叫「鷹脊軒」,位於肯特城這處北倫敦的寧靜住宅區之中。

鷹脊軒這名字可不是亂翻譯的。這棟UCL的宿舍名為 Hawkridge House,字面上意思
就是鷹脊。加上這譯名又可隱然與歸有光的項脊軒呼應,也頗符合我的窮書生身份。當
年的歸有光或許和現在的我有一樣的心境:韜光養晦、等待被琢磨透而發亮的一刻。

鷹脊軒,這名字也總會讓我聯想到楊牧的《亭午之鷹》。楊牧記下一隻鷹曾經來過、又
走了;詩人等待它回來,卻再也無蹤影。而「等待」這件事本身,就是一件永遠的人生
課題。

肯特城 (Kentish Town) 是一處稍稍遠離市中心的聚落。它位於大倫敦交通分區的Zone 2,
離倫敦中心說近不近,從這走路到UCL校區聽說要花一小時。但是說遠也不遠,坐地鐵
只要五分鐘,兩站的距離就到尤斯頓車站 (Euston) 了。大概可以用士林與台北車站的
關係來類比。這兒可說鬧中取靜,生活機能也頗方便。

於是開始在倫敦的新生活了。是為序。


全站熱搜

hsiang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